□法制網記者廉穎婷
  這是一個官商一體的典型案例——臺上,他是江西省新乾縣副縣長;臺下,他則搖身一變成為江西省南昌市百勤事業有限公司的老闆。
  新乾縣原副縣長劉建軍涉案金額之巨,令人驚訝。而更讓人錯愕的是,劉建軍案發,牽出了江西省多名官員。
  記者近日從有關部門獲悉,劉建軍因犯票據詐騙罪、金融詐騙罪、貸款詐騙罪被判處無期徒刑。與劉建軍案直接相關的幾起官員貪腐案,大部分已審結。
  
  案發國企2.3億存款不翼而飛
  
  劉建軍案發,要從一筆2.3億元資金說起。
  南昌高新區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是南昌市高新區管委會的下屬企業。2013年6月8日,創投公司需要從贛州銀行南昌分行創投公司賬戶支付工程款,卻被銀行告知存款不足。
  銀行的回覆讓創投公司有些詫異。因為在此前的一年中,創投公司在該賬戶陸續存進2.3億元,並且從未支取過,怎麼會存款不足?
  6月21日,創投公司財務人員到贛州銀行南昌分行對賬,驚訝地發現,創投公司賬戶存款餘額只剩15萬餘元,於是當即向公安機關報案。
  2.3億元的存款為何不翼而飛?調查的目光很快鎖定在劉建軍身上。
  此事最早的起源在2002年。當時,劉建軍還是江西省吉安市委政策研究室綜合科科長。在工作之餘,劉建軍還開公司經營生意,且經常自稱人際關係很廣,認識許多上層領導。具有博士學位的雷霆聽聞後,欲借劉建軍的關係升遷,遂與劉建軍交好。
  2011年9月,雷霆調任南昌市高新區管委會主任,已是吉安市新乾縣副縣長的劉建軍經常陪其散步聊天。其間,雷霆多次向劉建軍表露想在仕途上更進一步的想法,劉建軍答應會儘力去運作。
  2012年春天,劉建軍找到雷霆,說自己在做些項目,需要大量資金投入,但手上資金不足,希望雷霆幫忙協調創投公司存幾千萬元到上饒銀行南昌分行,以便他向該行申請貸款。雷霆答應了,併在自己的辦公室將劉建軍介紹給創投公司董事長鐘驍,要求鐘驍多關照劉建軍。
  貸款事宜並不順利。劉建軍發現,上饒銀行南昌分行並沒有向他發放貸款的意思,於是改變了存款計劃,轉而建議創投公司將錢存進贛州銀行南昌分行。鐘驍答應了劉建軍的要求,計劃在贛州銀行南昌分行存入7000萬元。
  此間,劉建軍發現創投公司並不是派財務人員去銀行開戶,而是要求銀行上門服務。急於用錢的劉建軍覺得有空子可鑽,遂萌生了騙取創投公司存款的想法。他一邊安排表弟葉益波謊稱銀行員工上門為創投公司辦理開戶手續;一邊找人私刻創投公司的印章。然後,劉建軍派人拿著蓋有假印鑒的支票到贛州銀行南昌分行轉賬,將創投公司賬戶的存款轉至他控制的公司賬戶上。
  此後,劉建軍編造各種理由,不斷要求鐘驍增加創投公司在贛州銀行南昌分行賬戶中的存款,鐘驍均一一答應。至2013年5月,創投公司在贛州銀行南昌分行存進約2.3億元。每筆資金存入後,劉建軍都以同樣方式轉至自己的公司,生生地“掏空”了創投公司賬戶上的存款。
  
  起因投資中百大廈陷資金黑洞
  
  混跡於政商兩界的劉建軍,應該知曉“轉賬”所面臨的法律後果。他之所以敢這麼做,在於投資中百大夏的資金鏈斷裂和高利貸還款的壓力。
  2008年,經洪都農商銀行北西支行的副行長陳榮介紹,劉建軍認識了中外合資南昌新洪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章主恩。當時,劉建軍聽陳榮說,章主恩產業很大,但資金鏈斷了,只要稍微註入點資金就能活過來。
  不久後,在章主恩的陪同下,劉建軍前往國恩大廈考察了一次。當時法院要拍賣國恩大廈的部分樓層,因無人購買,便降到了每平方米不足4000元。劉建軍覺得挺便宜,而且風險不大,便決定先買下4000平方米的房產。
  國恩大廈,前身是“中百大廈”,原本由南昌市百貨總公司興建,但因工程款、貸款等糾紛,多家公司、銀行先後將百貨公司訴諸法院,百貨公司欠下巨額債務。已經完成了前期地下工程的中百大廈進入了近一年的停頓期。1998年,新洪公司介入,與百貨公司合作,工程得以續建,大廈落成後改名“國恩大廈”。
  因前期的各種糾紛,百貨公司的債主們申請執行的財產指向了國恩大廈裙樓的1至3層,然而新洪公司堅稱自己對該樓層具有所有權,提出執行異議。法院雖就此案召開了3次規模頗大的聽證會,直至2011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百貨公司與新洪公司簽訂的聯建合同為有效合同,應受法律保護,按照合同約定,案涉裙樓1-3層屬百貨公司所有”。然而,新洪公司仍不服。
  當時,劉建軍並不知曉國恩大廈背後的種種糾紛。通過法院執行拍、變賣程序,劉建軍買得中百(國恩)大廈裙樓4層和北樓14-27層共39套房產共計8617.25平方米,每平方米3550元。然而,在操作環節,章主恩逼迫劉建軍按每平方米5800元結算,否則別想進場經營。章主恩由此從劉建軍身上“掙了”1000多萬元。
  劉建軍原本打算將國恩大廈的房產用於經營五星級賓館,還與章主恩簽了一份“租賃協議”,約定:只要章主恩保證債權人、法院及其他有糾紛的人不來騷擾,不造成停業,劉建軍就每年支付600萬元的“租金”。然而,賓館開業一個月就停業了,因為國恩大廈裙樓的產權存在爭議,600萬元的“租金”因此也就沒有支付給章主恩。
  事情並未就此結束。章主恩伙同某網站江西頻道,以要告發劉建軍副縣長經商、包二奶等相要挾,又從劉建軍處索要了400萬元封口費。此外,劉建軍還虧進去1000多萬元的裝修費。
  6000多萬元的投入毫無收益,此時的劉建軍已將積蓄用盡。騎虎難下,劉建軍決定“整合”國恩大廈。於是,他開始大肆購買國恩大廈的房產,陸續買下了4萬多平方米的房產,花費資金兩億多元,而這些資金大多來源於高利貸和銀行貸款。
  到2012年,劉建軍在國恩大廈的投資依舊沒有回報,反而被高利貸套得越來越緊。恰好此時雷霆表露了有求於他的想法,於是,劉建軍將目光投向了高新區創投公司。
  
  崩塌一塊土地栽倒多名官員
  
  國恩大廈讓劉建軍深陷其中,但真正讓劉建軍“出手”的,卻並非國恩大廈的巨額投資,而是一塊土地。
  劉建軍原本只想挪用創投公司的存款,通過一塊土地打一個翻身仗。不料,這塊土地卻從預期的400萬元一畝抬升到了850萬元一畝。這使得本就資金緊張的劉建軍被徹底壓垮了。
  這塊地背後的事情也與劉建軍的升遷有關。劉建軍之所以能當上副縣長,其實無關乎才華和勤奮,而是花錢找人運作的結果。他通過一個自稱是中國五礦集團高級顧問的人,認識了號稱是時任江西省委書記蘇榮的外甥曹正光。劉建軍知道曹正光只是蘇榮的兒子蘇鐵志的酒肉朋友,但為了搭上蘇鐵志的關係,劉建軍還是花了巨資為曹正光、蘇鐵志買豪車等。結果,運作新乾縣副縣長的事,曹正光果然幫他辦成了。這讓劉建軍更加相信了曹正光與蘇鐵志的關係不一般。
  後來有一次,曹正光找到劉建軍,告訴他有塊地要賣,400多萬元一畝,希望劉建軍給他4000萬元運作此事。劉建軍一聽,覺得划算,就給了曹正光4000萬元。然而,曹正光卻錯誤地估計了形勢,雖然勸退了幾家競標公司,但仍有一家名叫昌河票證的公司沒有退出,因為昌河票證不相信蘇榮的兒子會對這麼小的一塊地感興趣。於是,競拍當日,昌河票證的人上午被打了,下午又來舉牌,最後竟然讓土地價格競到850萬元一畝。
  7200萬元的競拍保證金有6500萬元是高利貸借的,而土地價格又上漲了一倍多,還需要再交1.2億元,否則保證金都不能全數拿回。然而,此時劉建軍的資金鏈已經完全斷裂,根本無力支付如此高額的土地款。只能讓高利貸的債主由借錢改為入股,全面接盤。這是劉建軍又一次巨額虧損。至此,劉建軍從創投公司銀行賬戶挪走的2.3億元,已經無力歸還,終於東窗事發,劉建軍被徹底壓垮。
  曹正光在土地上的失算,觸發了江西官場第一張多米諾骨牌的傾倒。隨著劉建軍、曹正光、蘇鐵志相繼被調查,江西官場地震的序幕被拉開。
  2014年5月22日,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劉建軍犯票據詐騙罪、金融詐騙罪、貸款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劉建軍服判,不上訴,但請求法庭考慮他的坦白、立功情節。
  2013年7月1日,江西省紀委對雷霆涉嫌違紀違法問題立案調查。2014年4月10日,江西省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雷霆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6年。雷霆不服判決,提起上訴。2014年7月25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4年9月16日,江西省南昌市東湖區人民法院以南昌市高新區管理委員會財政局原局長兼高新區創投公司董事長鐘驍犯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1年。鐘驍不服上訴。  (原標題:副縣長經商資金鏈斷裂牽出貪腐大案)
創作者介紹

強生醫療儀器有限公司

pi63pilt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