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1月9日電(記者 金旼旼 韓墨)新年開局,在各界紛紛預測2014年中國經濟增速之時,海外觀察人士已經註意這樣的新情況:中國決策者正在淡化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指標意義,將焦點從經濟增長的速度轉向質量,力求重塑經濟發展的新思維。
      關於中國經濟增長的速度,去年12月上旬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出“努力實現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會帶來後遺症的速度”。這一做法符合國際慣例,和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的理念一致,也發出了中國將容忍更低經濟增速,以換取結構性改革的明確政策信號。
      新思路蘊含大智慧。經濟增長率更多是經濟運行的客觀結果,而非政府主觀規劃的產物。從全球其他主要經濟體看,多數政府都會給出一個經濟增長數據,但更多作為預測,而非一成不變的目標。例如美國白宮每年會發佈兩次經濟預測報告,這份報告會對全年經濟增速作出預測,但一年內的兩次報告往往會根據經濟實際運行情況對預測值作出修正。
      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斯蒂芬·羅奇建議說,中國政府應淡化經濟增長目標,因為這樣的目標沿襲了計劃經濟的傳統,與新領導層強調市場“決定性作用”的新側重點有衝突。聯合國全球經濟監測中心主任洪平凡也表示,在制定經濟目標的時候,應考慮“確定失業率和通貨膨脹目標”,淡化GDP增長目標。
      事實上,中國新一屆政府上臺後一直致力於淡化具體的GDP目標值,而是代之以“經濟運行合理區間”的新提法:上限是防範通脹,下限是穩增長、保就業。亦即宏觀調控的目標值不再局限於一個具體的數字,例如“保八”或“保七”,而是著眼於一個“合理區間”,並且這個區間是隨著中國經濟潛在增長率的變化而持續變化的。這種變化,賦予了宏觀政策更多靈活性。
      北京大學金融學教授邁克爾·佩蒂斯認為,增長目標被固化,就制約了政府設定其他變量目標的能力。他說:“中國方面越早淡化GDP增長目標(比如轉而採用家庭收入增長目標),中國經濟調整就可能越順利。”
      中國政府淡化GDP指標的做法,還釋放出明確政策信號,即不再像過去那樣看重經濟速度,而將更加關註經濟質量,以尋求增長與調整之間的微妙平衡。
      海外觀察人士已經意識到這種政策轉變的意義。羅奇說:“增長放緩未必是壞事……對中國來說,再平衡與經濟增速放緩如影隨形。”他解釋說,服務業每單位GDP需要的工作崗位數比製造業和建築業要多30%,所以如果服務業成為經濟主要動力,就可以在7%-8%的GDP增長水平下實現充分就業。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太部專家史蒂文·巴尼特也表示,中國經濟減速意味著未來更高的人均收入,因此對中國經濟減速不必擔憂。他預計,從目前到2030年間,中國經濟年均增速仍能達6%,中國將實現更高質量的增長。
      長期以來,對國際投資者來說,一國經濟增速放緩更多被認為是負面事件。但這次中國的情況完全不同。“對中國的經濟減速要正確地予以解讀:其減速後的增長率依然令世界其他國家艷羡,而且正在朝可持續增長邁進(雖然增速降低)。從長期看,這有利於中國,也有利於世界。”諾貝爾經濟獎獲得者斯蒂格利茨如是說。  (原標題:全球矚目中國改革元年之二:重塑質量增長新思維)
創作者介紹

泰國

pi63pilt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